痴迷电缆40年成行内“师爷”

信息来源:广州日报
时间:2015-04-24

 

五一劳动节最美劳动者 

  我是地地道道的广州人。我不喜欢只讲不做的人,喜欢多做少讲。我觉得这么多年,就是有责任感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没有什么高大上,做一样事情就希翼做得比较好一点,做一些成就出来。 

  ——陆浩臻 

  今年59岁的广州供电局电缆二班班长陆浩臻入选2015年全国劳模候选人,被同事们认为是“实至名归”。陆浩臻对电缆工作乐此不疲,一干就是40年。40年间,他不断学习、突破、创新,总是力求将工作做到极致,被年轻学生称作“极客”,而这一个新潮称呼的背后,代表的是老一辈专家谦卑、踏实、热忱的职业精神。 

从门外汉到老班长:一干40 

  “作为一名老牌一线电力工人,从最早的电缆门外汉到现在带领电缆检修班组的老班长,我感触很深。”陆浩臻回忆,当年广州供电局去他们村招工,19岁的他没有犹豫就报了名。三年的学徒生涯,让陆浩臻成了最懂现场、经验丰富的高级技师。他所在的电缆班负责的是广州高压电缆的安装和维护工作。与刚毕业的大学生相比,在设计电缆施工图和解决电缆故障时,只有他能更快地找到解决方案。 

安装电缆精细堪比“绣花” 

  “当年,一米电缆的价格是2000多元,相当于一台电视机的价格。”他说,电缆“敷设”是一门相当精细的手艺活,电缆在敷设过程中不能有一点刮碰,表层有划伤的电缆只能作废。敷设时如果技术不过关、工作不仔细,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危险”。 

  陆浩臻掌握国内外12个生产厂家的7个不同型号、从10千伏到500千伏的5种不同电压等级电力电缆的敷设、安装施工技术,在业内有“师爷”之称。 

  陆浩臻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广州地区甚至全国,电缆安装时中国人只能做副手,必须由生产电缆的日本厂家的专家引导才能安装。20032月,厦门供电局一条新建的大截面220kV电缆线路急于送电,日本技术人员因当时“非典”肆虐不敢前来。陆浩臻带领班组成员前往厦门独立完成此项任务,打破了220kV交联电缆附件安装被日本人技术垄断的格局。  

从敷设到抢修:带出业界顶尖团队 

  陆浩臻带领的电缆班被认为是业界顶尖团队,他带着电缆二班到全国各地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其中他创新地采用机械进行大落差电缆隧道竖井敷设的方法最为出名。 

  2005年,在支援广西百色水电站配套建设的110kV220kV电缆工程中,面对电缆在76米落差的竖井中敷设,原有的平地敷设方法不能适用。“要改变以往用麻绳捆扎钢丝绳敷设的方案,利用输送机的同步推力和紧握力对全线布局,节约人力、物力和时间。”陆浩臻说,当时用这样的方法还是全国首例。 

  除了敷设电缆,陆浩臻工作的重要部分还有抢修电缆。参加抢修并不是电缆班的“分内事”,电缆事故都有相应的电力维修企业和工程企业参加抢修,但唯有广州供电局的电缆班会主动参与所有抢修,这在全国只有广州做到了。 

  陆浩臻喜欢把电缆事故现场的“破烂”捡回企业,做成事故“标本”。在他的工作室里,有整段烧焦的电缆、从中间破洞的电缆,每一次抢修结束,陆浩臻就忙着研究,找事故原因,想解决方法,尽管从来没有人要求他这样做。 

劳模工作室带出接班人 

  敷设电缆要长时间地在黑暗不通风的地下工作,抢修电缆不分昼夜没有周末,在外人看来当然辛苦,但陆浩臻并不觉得。他说:“喜欢就不觉得辛苦。”从前,陆浩臻的同事会说,哪里有最危急的电缆线路抢修,哪里有技术难度最高的电缆工程,哪里就有陆班长忙碌操劳的身影。如今,陆班长出现得最多的地方是以他名字命名的劳模工作室。  

  劳模工作室聚集了近20名电缆班最优秀的年轻人,陆浩臻经常带着他们去现场操作,安排一起参与抢修。他陪着青年员工加班加点,培养了一批技能扎实、独当一面的技术人才。让他惊喜的是,工作室的学生们会主动研究用3D动画模拟电缆敷设和仿真电缆事故,学生还用废弃的电缆材料制作了铝艺雕塑装点工作室,“这是真的喜欢才能做出来。”陆浩臻得意地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